网红经济究竟是一场泡沫盛宴,还是一种资本狂欢?

近期以来,随着一大批网络红人的出现,围绕网红生发的商业链条和盈利模式也浮出水面,并被称为“网红经济”。大量的粉丝、强大的话题性、资本认可的商业变现能力、日益延伸的产业链……“网红经济”已经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重要的社会现象,但对于经济发展和社会文化生态而言,它究竟是一个美丽的泡沫还是一种资本狂欢?

前不久,被誉为2016年中国第一网红的Papi酱,在其视频贴片广告招标会上居然拍出了22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。随着Papi酱、淘宝模特、协和姐等网络红人在网络上曝红,网红经济也风生水起,跟着火爆起来。


  网红之所以衍生为一门生意,关键在于通过亿万粉丝点击而生成的流量变现,而变现的途径就是将粉丝火辣辣的眼球转化为购买力,因此,有专家将网红经济喻之为一波又一波吸睛的潮水。

网红借助互联网这个庞大的“孵化器”,具有强大的“吸粉力”。网红都是依靠微博、微信、QQ等自媒体,利用爆料、搞笑、幽默的图文、场景化视频聚集起大量的人气,并通过淘宝等电商平台,将数以十万计的粉丝转化为消费群体,创造千万元的收益。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papi酱,其微博粉丝数已有800万之众,微信公号的浏览量几乎每篇都是“10+”,视频总播放量已超过2.9亿次。


  嗅觉一贯十分灵敏的风投们看准了这个商机,闻风而动,于是资本疯狂涌入网红市场,追逐丰沛的利润。以“人不穷怎么当网红”自我调侃的Papi酱,很快就成了风投们的“猎物”。319日,真格基金、逻辑思维、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联合注资,总投资额为1200万元人民币,估值高达1亿,成为2016年网红界的标杆性事件。

  不过,既然是一波又一波的潮水,就会有潮涨落的周期。说白了,每一个网红只是一个短暂的网络现象,如过眼烟云,一如当年红极一时的芙蓉姐姐、犀利哥等,像走马灯似地来去匆匆,只是历史的过客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一拨人来了,一拨人又走了。这就决定了寄生于网红的网红经济是一种喧嚣和浮躁,随着某个网红的昙花一现,网红经济也上演了从烈火烹油到锅空灶冷的嬗变。

  再说,时下人们对网红经济颇有微词。在流量变现成为互联网商业逻辑的时代,网红经济利用网红奇货可居。但网红经济有一个与生俱来的“硬伤”,就是网红时不时地以粗俗为卖点,吸引粉丝的眼球。网红们很多简单、直接的短视频选取日常生活中的槽点与痛点,单刀直入,毫不留情,网民随手一点便捧腹大笑,获得快乐。但其视频内容时不时会出现一些粗俗的言语。特别是一些段子手网红,那幽默诙谐的段子针砭时弊,也不乏哲理,但也时不时地透露出低俗甚至下流。由此衍生的网红经济不免打上灰色经济的烙印,能增加GDP,但这样的GDP对国民素质是一种伤害。

  虽说目前的网红们不靠颜值靠神技,不仅要美貌如花,还要妙笔生花。但网红生命周期短、盈利能力弱等短板始终是网红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不可逾越的瓶颈。更有人尖锐地指出,目前难谈盈利的网红经济,注定是一场虚假繁荣的游戏,速生速朽应是其铁律。

  但风投们不是傻子,将巨额资本投放在网红身上,自然有其利润想象的空间。网红经济在极短时间内能积聚起巨大的购买力,风投们在速战速决中也能赚得盆满钵盈。因此,风投的商业表演应是跑步进入网红经济,捞一把就走。精明的风投更愿意把资本投给“庇护”网红的平台,因为平台容易产生很多网红,有更多的可能性选择。

网红经济要想走得远一点,遵纪守法是一条正道。这是一个“言论自由”的时代,人人都是自媒体,人人都掌控着一柄话筒,但绝对不是信口雌黄、胡说八道的时代。互联网应有纪律约束,网红经济也必须有制度约束。不要强调现在是市场经济,市场经济失去监控也会“流产”。

  业内比较一致的观点是,网红经济是可持续的,也将会成为常态化,但单个网红的持续走红是不可能的,因为网红只是特定时间阈值内的自我表现。而目前网红经济变现模式还是相对单一,盈利模式也在摸索过程中,但只要需求存在,该行业就不会死掉。网红市场的乱象也会随着优胜劣汰而退出网络平台。

  网红经济究竟是一场泡沫盛宴,还是一种资本狂欢,就看网红经济自己如何走了。



TOP